2003年份酒

去年初的温暖春天非常短暂。复活节后的一个星期,热浪已席卷整个国家,5月和8月各有一个星期的凉爽天气,随之而来的是4个月的炎热。干燥和温暖的气候,原本非常适合花期,是一个很有潜能的早生长季节。不过,5月中的雹暴导致维也纳部分葡萄园遭到破坏,产量锐减,所幸这是唯一的不利因素。

天气

炎热、几乎无雨的夏天,导致一些幼苗遭殃,但植物的正常滋养周期也因此大跃进。由于地中海的气候条件(史泰利亚首府格拉茨的最高温度达40摄氏度),葡萄种植业者必须非常灵活:在“正常”的年份,葡萄必须从悬伸的蔓藤解放出来,以确保果实得以成熟。这一年则相反,许多种植业者决定为葡萄提供枝叶“阳伞”,以避免葡萄被晒伤或出现其他受压的迹象。在2003年,葡萄树和葡萄园周围植物的竞争,也必须限制在最低水平。

在一个西西里岛般的气候,诺伊齐德勒湖东岸的葡萄园比以往提早收成。长相思的采收从8月20日开始,黑比诺从8月25日开始。在更为炎热的地区,茨威格和圣罗兰的收成必须紧随在后。2000年的葡萄萎缩、干瘪,葡萄种植业者都不愿意再次看到这样的收成。8月的最后一个星期,气候骤变,气温下降至10摄氏度。9月的秋老虎,使气温再次转暖,但夜晚依然凉爽清新,导致葡萄的生理成熟放缓,为葡萄更复杂的芳香提供有利的发展条件。一直到10月中,都没有大雨,确保了葡萄的完美健康状况。

白酒、红酒和甜酒

在2003年这样一个炎热的年份,一般会产生酒精含量高和低酸度的葡萄酒,但奥地利酿制的白酒种类很多。这个年份并不适宜酿制酒体轻盈、果味浓郁和新鲜的白酒,但适时的早收成,却保有了活泼的酸度,使其中一些酒依然享有盛名。干燥的气候,却带来了一些问题。在2000年,相似的气候导致单宁含量增加,偶尔也附带相应的苦味。1992年酿制了非常出色的白酒,这个年份的白酒是否能与之媲美仍言之过早。不过,凉爽的天气能确保酸度不会太高。在最后的三、四个星期,果香迅速增加,给予葡萄深度与和谐,即迷人又令人惊喜,而且还带有鲜明的品种个性。雷司令、绿维特利纳和霞多丽,在还未酿制成葡萄酒之前,就已经能轻易地加以区分。慕客来的独特品种芳香,在这一年得到完美的展现。长相思的评价还未出炉,但其品质可能会因压力而受影响。琼瑶浆的酸度也普遍很低。理想的ph值特别适宜酿制在木桶中发酵的白酒,例如勃艮第品种或多变的红基夫娜。

由于贵腐菌非常有限,因此2003年份的甜酒品质很低。12月中的冰霜也不足以酿制冰酒。

预期中的红酒品质非常容易概括。无法酿制美妙红酒的酿酒商只能怪自己。即使是勃艮第品种的葡萄,颜色也非常深,香味深刻,异常浓郁,酿制出即微妙又浓烈的红酒。初次品尝的结果,显示红酒比2000年的坚实、有口感。不过,也有人投诉(特别是奥地利),许多人忘了蓝弗朗克、赤霞珠、梅洛红和西拉不能晒太多太阳。茨威格和圣罗兰展现了深沉、天鹅绒般的果味;黑比诺则还需证明其精致结构没有因夏天的热气而受影响。这个年份酿制了一些酒体浓郁的红酒,特别是蓝弗朗克和赤霞珠的出色果实,更是许多奥地利顶级酿酒商的希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