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年份酒

丰富的降雨量,让多变的2004年有一个好的开始。特别是多雪的东部产酒区,在经历了2003年的热浪后,葡萄树能够在白色的羽绒下好好地恢复元气。不幸的是,天气持续湿冷,在某些情况下,萌芽期大大展延。即使在5月和6月,太阳仍不原意露脸。花期晚了,加上持续下雨带来的破坏,产量自然有限。

天气

7月持续阴凉和多雨的气候,进一步延迟葡萄的成熟,葡萄园主开始感到悲观。充满阳光的8月和同样美丽的9月改变了这一状况,甚至晒伤了一些新生葡萄。从9月开始的阴凉夜晚,加速形成葡萄内的沉香。在收成阶段的初期,雨季又开始了,并持续了将近整个10月。在多瑙河谷和其支流的河谷,以及威非尔特和布尔根兰北部地区,都长期被雾和低温困扰,导致这些地区的湿度很高,葡萄没有机会风干,为贵腐菌的生长制造了理想的条件。在万圣节期间采收酿制顶级白酒的成熟葡萄,和蓝弗朗克和赤霞珠等晚收红酒品种,经常必须和时间赛跑,也必须和贵腐菌的形成速度赛跑。
甲的损失,是乙的收益:甜酒酿造商都笑得合不拢嘴。虽然时间晚了,他们快速地采收大量含浓缩贵腐菌的葡萄原料。不过,酿制冰酒(ice wine)所需的低温,并没有在12月中降临。艾森斯塔(Eisenstadt)是唯一的例外。

白酒

由于天气多变,最重要的白酒品种将展现品质相当不同的葡萄酒。真菌的猛烈来袭,让葡萄园主不得不忍痛采取保护措施,实施非常谨慎的绿色收成。不过,葡萄园里针对性和持续的工作,让糖份在10月初就高度渐变。虽然糖份含量过后没有继续上升,葡萄也因高湿度而没有在蒸发中浓缩。

由于酸度几乎达到理想水平,首批年轻葡萄酒的口味清新活泼,又不过分浓烈。加上良好的提取物价值,这些都是均衡和活泼的葡萄酒,完美地体现了品种的特性。特别是绿维特利纳和长相思更是从中获益;慕客来和霞多丽也受惠。一些晚收成的雷司令则还未做好准备。

一般在11月采收的顶级白酒葡萄,品质如何仍是未知数。除了面对贵腐菌的压力,产量也大为减少,但优秀的酿酒商极可能酿造出非常有趣和复杂的葡萄酒。在史泰利亚,一些酿酒商已宣布,不会将单一品种的葡萄酒装瓶,其他酿酒商则只会酿制少数的单一品种葡萄酒。否则,我们就能期待许多新鲜简单的“经典”史泰利亚式葡萄酒。后期突发的贵腐菌,为布尔根兰北部地区带来了大量的甜酒。这些甜酒的品质和产量,都让人想起2002年份酒,甚至1998年份酒。不过,现在就宣布这些葡萄酒的风格还言之过早。

红酒

根据奥地利一个相当可靠的经验规律,炎热干燥的年份适合酿制红酒,阴凉潮湿的年份则比较适合白酒。幸运的是,有好一些年份同时为白酒和红酒提供理想的条件,例如:1999、1997和1993。经过2004年这个备受争议的年份后,我们观察到一个不同的现象:阴凉多变的气候,往往能酿制出某个品种的顶级红酒。特别是茨威格、圣罗兰和灰比诺,它们在诺伊齐德湖周围地区、温泉区和卡侬顿等奥地利下游红酒产区下大雨之前,就已经采收了。这些非常迷人的葡萄酒拥有漂亮的酒色、力度和持久度。高含糖量让这一年份的葡萄酒与2003年的相似,但其香味将证明,2004年的葡萄酒将有深度,也更复杂。

在布尔根兰中部和南部地区,主要品种茨威格也酿制了大量的浓烈红酒。晚熟的蓝弗朗克,也往年还要轻盈,但又不失香辣味和个性。赤霞珠和梅洛红等法国品种也因成熟期短暂而面对更多问题,只有少数有足够的物质酿制葡萄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