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:伟大的年份酒诞生了

奥地利所有的产酒区,都感到莫大的满足感和快感。这是人们于11月初,在葡萄种植期即将结束的时候,为2006年的收成做出的裁决。最后收成的葡萄(主要是用来酿制顶级葡萄酒的葡萄),将在短时间内送到酒窖去。

与2000年或2003年不同,奥地利所有产酒区今年的葡萄酒含糖量都很高,但同样水平的酸度让葡萄酒的整体表现取得平衡。拥有这样的特色,人们对葡萄酒的最佳发展潜力和寿命非常有信心。当然,220万至230万百升的产量,稍微低于年度平均产量,其中以绿维特利纳的产量最低。

天气

对奥地利所有产酒区而言,2006年是一个无法预测的年份。气候的变换非常大,甚至于极端。特别漫长的冬季带来了大量的雪(同时也带来了高湿度),随之而来的是潮湿、不太温暖的春季。到了6月中迟来的花期,气温迅速上升,很快地达到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温,并一直延续到7月底。不过,8月再次阴凉多雨,很少阳光。根据国家气象局的数据,降雨量比平均水平来得高,尤其是奥地利北部地区。9月和10月的收成期,则是阳光普照、气候温暖的美妙秋季,泥土也很干燥。白昼和夜晚显著的温差,是酝酿香味的重要因素,这一气候现象在一些地区来得比较早,在另一些地区则来得比较晚。不过,葡萄种植业者肯定能采收成熟度高的芳香葡萄。

滋养、成熟与收成

幸运的是,气候的转换非常适时,因此没有遇到干旱等重大的问题。在布尔根兰,人们期待已久的雨水在关键时刻来临。黄土等干燥的泥土具有良好的保水功能,能在7月的炎热天气中依然保持平衡。同时,具有渗透功能的泥土也在8月的雨季证明了它们的价值。不过,由于雨水淋在半熟、还未软化的葡萄上,因此必须大量提早采收和修剪枝叶。不过,剩余的枝叶提供良好的通风,使葡萄比较不容易受到真菌的感染。

9月的温暖气候,使糖份含量快速增加,表示葡萄酒的酒精含量将很高,比2005年份酒来得高。2003年份酒和2000年份酒经常被拿来比较。不过,让所有产酒区酿酒商感到兴奋的,是有助于让葡萄酒达到完美平衡和长寿的天然高酸度水平。


8月的史泰利亚,不如北部地区湿冷。不过,9月18日左右亚得里亚海的低温,在短短几天内带来了大量的雨水,导致葡萄更易腐烂。不过,静待干燥期的酿酒商,得以通过提早采收减少葡萄腐烂带来的损失,并从美妙的秋季气候中受益。


收成也是难以预测的。虽然有些葡萄园宣布“准时”收成(不比一般的收成时间早或晚),但Donauland和卡侬顿的收成阶段比它们的年度平均时间来得早。同时,以整体而言,葡萄并不是一直依照传统的早、中或晚收成期采收的。当瓦豪的顶级雷司令葡萄准时采收(一些酿酒商打算迟至11月才收成),各地区的大多数酿酒商却必须尽快采收,以避免葡萄过熟、酒精含量太高或受到贵腐菌的感染。

对以生物为重点的酿酒厂而言,无论是营运哲学或地区,葡萄园都因天气导致的额外工作面对高成本。虽然如此,许多酿酒厂还是改变或提升了种植方式,有些还是第一次采取新方式,而他们取得的效果相当理想。即使是这么复杂的一年,葡萄种植业者的努力还是有所回报。毫无疑问的,这不会是唯一的年份。

好年份 - 坏年份?

单纯地区分“好”和“坏”的年份酒,已不再具意义了。有些年份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,有些年份的葡萄酒则因理想的条件和顺利的滋养过程而获得升华。今天,种植技术的灵活度和对葡萄园的细心照顾,是酿制所有年份葡萄酒的窍门。特别是面对多变的气候条件,或在充满挑战的年份里萃取优质葡萄时,更是如此。2006年,是一个需要种植业者高度细心照顾葡萄园的年份,但他们也得到很好的回报,这一年的葡萄很健康、成熟和优质。

“落果” - 2006年的关键词

花期的低温或雨水,导致落果这个坐果不规律的自然现象发生。根据葡萄品种和开花的时间,没有成长或永远无法完全成长的葡萄数量可以是相当显著的。在2006年,各产酒区分别发生不同程度的落果现象,但史泰利亚南部受影响较少。奥地利的品牌品种绿维特利纳受到很大的影响,达到完整成熟度的葡萄产量比平均产量来得低。不过,值得注意的是,发生落果现象并不表示完整生长的葡萄品质会因此受影响。

相反的,落果带来的正面影响是自然的淡化过程,特别是对“紧压”的葡萄品种而言,更是如此。即使在普通的年份,一般紧靠着生长的葡萄,也会因为体型小、未成熟的果实掉落,而变得“松动”。因此,剩下的葡萄有比较多的空间,不再紧靠彼此,意味着它们能更快地风干,减少受到病菌和真菌感染的几率。奥地利各产酒区绿维特利纳的落果情况,将因葡萄园的地点而有所不同。

奥地利下游

瓦豪将2006年的秋季誉为“纯金”;坎普谷则将之称为“世纪年份酒”,当然这个词须小心慎用。高度的渐变和美丽的果实成熟度,要归功于9月干燥的泥土,以及温暖的白昼和凉爽的夜晚(一般不会在10月初之前发生)。这些因素都对香气结构大有帮助。克雷姆斯、特莱森谷和Donauland/瓦格蓝地区,也带来了优质的收成。

威非尔特的收成预计产量会比较少,但品质很好。干燥、下雨和干燥温暖的顺序,为那里的酿酒商带来了令人满意的整体效果。虽然威非尔特南部的气候再好不过,威非尔特北部地区却因为霜冻而面对艰难的时期。虽然如此,即使是北部地区,9月和10月的气候,都为酿制葡萄酒提供适宜的条件。

津芳德尔和红基夫娜等温泉区产酒区的传统品种,以及勃艮第的品种,在糖分含量和酸度之间展现理想的平衡。8月的雨水没有影响黑比诺和圣罗兰,因为当时这些果实还相当坚硬。卡侬顿今年不仅拥有具出色个性的红酒,也拥有品质很好的白酒。

维也纳

维也纳的气候条件和周围产酒区的类似。在9月初,开始出现轻微腐烂的现象。幸运的是,到了干燥炎热的夏天,腐烂现象就停止了。因此,采收的葡萄是健康和成熟的。

布尔根兰

布尔根兰北部地区的情况并没有太大的不同。避免葡萄过熟也很重要,虽然在这里,是因为不要酿制出酒精含量太高的葡萄酒。东部产酒区的降雨量比西部地区来得少,收成被指为“理想,平均”。整体而言,白酒和红酒的品种收成情况理想。在诺伊齐德湖周围地区、米特布尔根兰地区及南部地区普遍种植的蓝弗朗克品种,无论在颜色和味道上,都展现很优秀的品质。在蓝弗朗克备受强调的出色属性中,理想的pH值和令人赞叹的成熟度更是名列榜首。至于茨威格,人们的评价介于“非常好”至“很困难,但非常好”。甜酒品种还处于收成阶段的初期,但预计表现会很出色。人们高度期望得、酿制甜酒时必要的贵腐菌,在葡萄园里慢慢地、美丽地生长。

史泰利亚

在史泰利亚地区,亚得里亚海地区9月底的低温,造成了一定的影响。史泰利亚东南部地区有少量的雨水,西部地区的降雨量则很多。由于面对严重的腐烂威胁,在10月中仍进行的采收,必须严格筛选葡萄。特别是长相思和Morillon(霞多丽),都展现了独特的口味;整体而言,葡萄轻而易举地达到最基本的渐变。Gelber Muskateller和威尔士雷司令也非常芳香和平衡,这要归功于白昼和黑夜之间的理想温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