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份酒——数字9 的魔力

数字9的魔力,近乎不可思议。即使在新的千禧年,奥地利“9”年份酒依然不负盛名。
一切从1959年开始,自然界给予那一年的奥地利葡萄酒非常出色的表现(欧洲许多产酒国也酿制了非常好的葡萄酒)。
出色的白酒,特别是甜酒,至今依然体现1959年份酒传奇性的声誉。

不过,10年后,自然界在1969年交出更漂亮的成绩单。
该世纪最丰饶的贵腐年份,盛产了品质最佳的特优级葡萄酒,使奥地利甜酒制造商的知名度远播海内外。
1979年份酒的表现很全面,不但有很好的白酒,也首次出现拥有深度和贵族结构的“真正”红酒。同时,也有高贵的甜酒。
1989年份酒,让贵族甜酒再次成为焦点。1999年份酒,则无论白酒、红酒或甜酒,品质都非常好。
这么来势汹汹的系列年份酒不可能那么轻易就来到尽头。事实上,它的传奇依然在延续着:虽然2009年份酒才刚面市,但它已达到人们对它的高期望。

变幻莫测的气候

根据统计数据,冬天的气温相当平均。不过,在一些“温暖期”后,紧随而至的是严寒期。因此,冬天肯定不缺水分,春天也有水分。
根据气象局的数据,三月是最潮湿的月份,意味着四月必须是另一个极端:干燥和温暖,是春天反复无常的使者。
因此,当“欢愉的5月”名不副实,是可以理解的。太冷、降雨量太多,一切都屈服于大自然的心情。在某些地区,冰雹也首次导致令人不满的结果——葡萄酒的味道被淡化。

早开花——早收成

老农夫有句俗话说:从开花到收成要100天的时间。
由于某些地区在5月底就开花,因此也可以早点收成。不过,在一些地区,花期受到凉爽天气的阻碍,导致花朵受精不足,也面对落果的问题。

极端的夏季

“要生产葡萄酒和粮食,6月就必须下雨。”
在奥地利东部,48小时内的降雨量超过了整个月份原本该有的降雨量。在施泰尔马克州,甚至下了冰雹。6月份除了竭尽所能提供更多的雨水,也带来了其他的恶劣天气。洪水和土崩,都是创纪录降雨量带来的后果。
葡萄在生长期间,需要一定的水分。不过,2009年的气候却过于极端。此外,7月的气候也不断地在(短暂)炎热天气和天灾之间交替。7月23日的“世界末日风暴”,更让许多人留下深刻印象。2009年的夏天可概括如下:
消防队传召次数最多,冰雹险索赔率最高。
这是个非常极端的夏天-暴雨、水灾、土崩、闪电频繁、像热带国家般的炎热天气。的确,这样的气候不能定义为“普通”,气象学家说:“太潮湿,也太热了”。

秋季的弥补-成熟、果味及浓郁的香气

大自然仿佛想为葡萄在滋养期间遇到的复杂气候做出补偿,9月、甚至10月初大多是好天气。 ‘秋老虎’ 的美好气候,让葡萄中的汁液以自然的方式浓缩。
一些地区仍有阵雨,因此在收成时必须小心捡出那些烂葡萄。炎热的白天和凉爽的夜晚,这样的天气非常适合奥地利品种的葡萄,保有了它们独特的香气和口味。去年夏天的气温高达28°C,虽然炎热,但还是必须和天气赛跑。如果在10月8日之前还未完成收割工作,葡萄种植业者就必须因冬天提早降临,和风雪及雨水作战。

高质量的白酒、红酒和甜酒

2009年的白酒,完美地结合了成熟度、丰富果味、以及复杂优化的结构。
无论是在葡萄园或酿酒厂,仔细挑选葡萄是必要的程序,以确保葡萄酒达到顶级品质。另外,美丽的秋天也将深深的酒色和果味结合起来,使葡萄酒甘甜、富单宁和密度。

今年,甜酒专家也没有让人失望。适时的降雨量,为贵腐菌的生长制造了有利的环境,10月下旬的温暖气候更加速了贵腐菌的繁殖。
从晚摘酒到干果粒精选葡萄酒,每瓶特优级葡萄酒的质量都很好。冰酒制造商也得到一份很好的礼物:不仅在盛产冰酒的圣地Grossriedenthal,奥地利许多地区在圣诞节之前都经历高度冻霜期。虽然总体产量并不多,但绝对为酒窖带来了优质的冰酒。

小巧精致

到了12月底,总收成量约210至230万百升。根据奥地利统计局在2月底宣布的官方数据,目前的产量预计比常年的平均产酒量低。不过,葡萄酒出色的品质弥补了这一缺憾。它们具备个性和结构、果香、细致、成熟及带辣味,确保了2009年份酒与其他带有传奇色彩的“9”年份酒齐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