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土

A picture shows a landscape in Weinviertel
© AWMB / Armin Faber

风土也许能通过各种感官察觉,但它只是局部通过科学进行衡量。它反映了气候、土壤和葡萄酒的合成,人们往往乐于讨论葡萄酒原产区的此一特色。不过,我们不应忘记,在分析奥地利葡萄的含糖量(日耳曼式)之前,更应了解葡萄酒的起源(罗马式)。因此,当时的皇帝饮用不同产酒区的葡萄酒,而不是特定的奥地利葡萄酒。毕竟,该王朝是全球第三大产酒国。今天,奥地利相对较小的葡萄酒市场,再次通过DAC的概念,反映和肯定了这样的多元性。区域特色的想法正在卷土重来。

风土也许能通过各种感官察觉,但它只是局部通过科学进行衡量。它反映了气候、土壤和葡萄酒的合成,人们往往乐于讨论葡萄酒原产区的此一特色。不过,我们不应忘记,在分析奥地利葡萄的含糖量(日耳曼式)之前,更应了解葡萄酒的起源(罗马式)。因此,当时的皇帝饮用不同产酒区的葡萄酒,而不是特定的奥地利葡萄酒。毕竟,该王朝是全球第三大产酒国。今天,奥地利相对较小的葡萄酒市场,再次通过DAC的概念,反映和肯定了这样的多元性。区域特色的想法正在卷土重来。

口味的改变,现代酿酒技术的发展,导致国际间的葡萄酒得以互换,难以确定它们是否来自某一特定的产酒区。酿酒商必须扮演多个角色,包括植物学家、地质学家、生物学家等,还必须具备沟通技巧,以肩负应用地质生态大使的重任。

口味的改变,现代酿酒技术的发展,导致国际间的葡萄酒得以互换,难以确定它们是否来自某一特定的产酒区。酿酒商必须扮演多个角色,包括植物学家、地质学家、生物学家等,还必须具备沟通技巧,以肩负应用地质生态大使的重任。

风土到底是什么?

简而言之,风土包括位置(海拔、坡向、高程、形态位置)、气候(从区域的宏观和亚气候到个别葡萄树和葡萄的小气候)、土壤(物理、化学和生物成分)的合成。接着是葡萄品种的选择(单一品种、不同品种、原产品种、国际品种)、葡萄园的管理(整枝、种植密度、葡萄树数量、葡萄树树龄、以及产量……)、酒窖管理技巧,或葡萄酒的酿造和陈酿。

削弱风土的价值?

信息的盗窃以及葡萄酒的单一生产,将削弱风土的价值。近几年,通过反渗透浓缩法,加上酵母的香气,口味和酶掩盖了葡萄酒原有的味道。不过,过量使用化肥和灌溉,对葡萄园也有负面的影响。科技与传统应相辅相成,而不是互相排斥。在很多方面,适当合理地应用科技是十分有利的。


此一原则也适用于到全球各个葡萄酒学院和大学分享知识、到多个葡萄酒生产国吸取国际经验的“飞行酿酒师”。不过,主要目的应是继续让风土成为生产的主要方面。同样的,增加基本知识、观察葡萄园的石头和泥土结构及地方特色等,是至关重要的。葡萄树应该种植在能够让它结出最好的葡萄的地方,即使这样的葡萄园比较难管理。增加硬盘和手工劳动,往往被视为一种景观保护。如果这一切适用,就为葡萄酒的风格奠定了基础,反映出其区域特色、年份和酿酒商。风土的品质要求高,有助于界定葡萄酒的身份和独特口味,也有利于确认其个性和辨识度。

虽然有许多理论,但构成奥地利葡萄酒风土的实际条件 到底是什么?

首先,让我们考虑地理和地质的因素。例如,在瓦豪地区拥有干燥石墙梯田的陡坡,难怪Steinfeder和斯马拉格德已成为该地区佳酿的同义词。同样的,克雷姆斯谷的Heiligenstein拥有明媚的阳光,朝南的葡萄园,波希米亚地块、砂岩,页岩和石灰岩。克雷姆斯谷和瓦格拉姆深厚的黄土地貌,与威非尔特的大不相同 。另外,布尔根兰州雷德堡的陡坡和埃森贝格南部的沙质土壤,也形成对比。Klöch施蒂利亚镇的玄武岩层和Südsteiermark.的石灰石都非常独特。
第三个风土因素是由葡萄品种的多元化构成的。原产葡萄品种最能体现典型的区域特色。总之,温泉地区的绿维特利纳、纽伯格或红维特利纳、津芳德尔和红基夫娜,以及红酒品种的蓝弗朗克和茨威格,圣罗兰和蓝波特基斯,都是体现葡萄酒风土的佳例。

奥地利具备地理、气候、地质、土壤和所需知识,因此有能力生产一些具特殊风土曲线的葡萄酒,并有很好的例子证明这一点。